良武装起义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7-02 08:11   69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经过近一年运筹帷幄的谋划和准备的那良武装起义,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于欧洲胜利结束之际,日本虽然败局已定,但仍在作垂死挣扎,在这样的国际国内的形

经过近一年运筹帷幄的谋划和准备的那良武装起义,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于欧洲胜利结束之际,日本虽然败局已定,但仍在作垂死挣扎,在这样的国际国内的形势助推下,起义大有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势。


那良地区,一群热血青年,正在激情澎湃地等待上级党组织的一声令下,即刻高举抗日救国义旗!


公元1945年6 月12 日,农历五月初三日,朝阳的光线将北仑河水照射得波光闪闪。


乳白色的雾霭散尽,一条木船沐浴着霞光,逆流而上,轻轻摇晃的船首处,站着一个身材敦实,目光锐利,一身商人打扮的汉子。这人就是中共南路特委防城特派员谢王岗。此行目的,是贯彻落实中共南路特委的战略决策,组织武装起义。作为殚精竭虑的策划和领导者,关键时刻,他要一锤定音!此时,逆江而上的他,胸中正澎湃着怎样的激情呵?


崇山峻岭,树木郁郁苍苍。修尧村,僻静如常。


但村中临北仑河边的沈耀勋家里,却极不寻常。黄木芬、巫摩白、宋森、沈鸿周、严端侨、沈耀勋早已围坐在一张铁力木大圆桌四周。大家都在一边小声交换着各自负责片区的最新情况。一边热切地等待另一个重要人物。


这个重要人物是谁?就是谢王岗。


屋外,黄德权、沈鼎勋、沈耀初,各人腰间插着驳壳枪,神情严肃目光警惕地担负游动警卫。门前至河岸的野渡口不足两百米的小路上,是五个警戒哨。机枪手赖兰芳,独自一人在大门一侧精神抖擞地站着,他的身旁,一挺插上弹盒的轻机枪闪闪地放着蓝光……


傍黑时分,谢王岗终于脚步轻快地走进沈耀勋的家。


谢王岗神情庄重而激越地与大家一一握手,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用力地握紧……


大家匆匆吃过晚餐,便乘着夜幕掩护,先后走出大门,敏捷地穿行于满是碎石和杂草的小路上。在野渡口,大家悄无声息地跨步上船,低头钻进篷布遮盖严实的船舱里。7个人分两排蹲坐。小船由沈鼎勋把舵,黄德权和沈耀初撑杆,慢慢驶向北仑河葫芦潭中心的小石山。


河对岸是越南的马头山脚,灌木和杂草稀疏的小石山在河中央,荒凉中透着神秘。环境隐蔽,进退自如。


船傍着小石山靠泊。船内不敢点灯。


江面寂静。氤氲的雾气在小船的四周弥漫。中共防城地下党领导的一场震惊粤桂边的抗日武装起义的军事会议,在毫不引人注意的小船上召开。


“按照南路特委的指示,经过大家近半年的发动组织和筹备,起义的条件已经成熟,起义已经是箭在弦上。今晚的会议,首先要讨论决定的议题是,我和宋森、黄木芬早前在江那商量初定的起义方案和主要指挥员的配置。然后,讨论我们起义要打击的敌人是谁?团结的对象是谁?要依靠的力量又是谁?立足的地方选在哪里?”主持会议的谢王岗一开口就直奔主题:“起义之后,作为党领导的抗日武装,如何坚持党的路线、方针、政策?如何对付国民党顽固派?如何对付国民党地方势力?请大家畅所欲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