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猪拱白菜
来源: 而亚洲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9-16 06:59   99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努力活成曾被寄予厚望的样子背后意味的苦读、奋斗、全力一战,按照惯例该是一管不错的鸡血

如果不是“猪拱白菜”的比喻,衡水那位高三学生的演讲,或许不会掀起这么大的波澜。



高考前夕播出的这段演讲,带着“衡水学霸”的标签,背后意味的苦读、奋斗、全力一战,按照惯例该是一管不错的鸡血。



他说“想成为父母的骄傲”,说“努力活成曾被寄予厚望的样子”;



甚至还以“穷人家孩子”的身份,为“富人家孩子”说了两句话:“谁说他们就只是不知进取、混吃等死的纨绔子弟,他们往往比你更努力。”



然而流量只选中了这一句:“我就是一只来自乡下的土猪,也要立志去拱了大城市里的白菜。”



一个不太体面的比喻,让这个高三学生被推上风口浪尖。





人们尖刻地嘲讽他“凤凰男”,“拿了慕容复的剧本”,“充满狰狞和仇恨”。


甚至有“城里人”开始未雨绸缪,“以后我女儿一定要远离这样的人”;


格局再大一些的,断定“他这种人以后千万不能大权在握”。




一篇严格按照起承转合背出来的高中生演讲稿,愣是被解读出了无数成年人眼中的“真相”。


可我怎么看,那都不过是一个好成绩的“穷学生”,穿着校服被领到了一场烟味缭绕的成人聚会里而已。


01

“我有一个不体面的梦想”


“猪拱白菜”这个说法,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并不友好的观念,我无意为它开脱。


我自己也听过这样的话:“考上大学再谈恋爱,好对象多的是。”“等你去北京上海了,什么都有了。”


还有更直白的:“找个城里人。”“得有几套房子。”


作为穷人家的孩子,考大学对我来说是一件功利目的明确的事情。




我渴望离开老家,走出乡村,去坐飞机、进写字楼,去旅行、拍照,跟会弹琴懂加缪工作还很好的男青年谈恋爱。


给厨房装上抽油烟机,学会在家里开红酒煎牛排。


我在书里电视里看到的人和事,老家都没有。所以我要考大学,去大城市。


我的梦想跟“拱白菜”没什么差别,说起来一点都不优雅,不体面。




学校的老师,家里的长辈,没人觉得考大学的功利心有什么问题。


大人们是这样想的,小孩子是这样被教育的。


考上好大学可以重写命运,改变一切,当然也可以改变婚恋的选择权。


它是宏大命运中的其中一个细节,对普通人来说,它比起职业前景、收入天花板、兴趣圈层这些细节,还显得更具体一些。


他们对“拱白菜”在性别议题中的侮辱意味并不敏感,看完整场演讲,这句话更像是(自以为)接地气版的“鸿鹄之志”。


北上广深之外,遍地都是笃信高考可以改命的普通人。


但在如今,呐喊这种要改命的野心,表达自己功利的欲望,越来越显得不合时宜。


这个学生在演讲中把穷与富的参差喊出来,收获的不再是十年前的感动。


而是主持人口中评价的“炫耀苦难”。




最有趣的是,这场演讲发生在综艺节目上。


请什么嘉宾、需要什么样的稿子,在上台之前就经过无数考量。


这个学生拿着一份经过数道审核的演讲稿,来为自己和同学们“高考机器”的质疑正名。


整场演讲是一个复杂的产物:


他背诵的梦想,是小城人家的现实期望,是衡水模式的动力和目标;他起承转合、呼喊催泪的演讲技巧,是多年来屡试不爽的鸡血模板;


他对大城市的畅想和“拱白菜”的决心,是这个社会能给做题家提供的真实奖励;


他用力地展现从自卑到自信,从怀疑到坚定的神情,供镜头选用。


十年前,这叫做“慷慨激昂、热血励志”,如今换了天地,人们只看见“咬牙切齿、充满仇恨”。




“我不甘心当农村人,我要去大城市发展,人家有的我也要有”,这梦想毫无新意,时时刻刻都在发生。


为什么偏偏这次不灵了?


或许不是他的欲望本身有什么问题,也不是“拱白菜”的比喻有多让人膈应。


而是这个时代,不再接受这种“不够体面”的姿态。


02

“做题家改命”的故事,

以前叫“乡下人进城”


有人评论说,这孩子代表的是小地方的仇恨教育。


恨人有笑人无,穷生奸猾富养良心,总之是小人心态。


没人否定他说的是事实,小地方的学校“两间屋子三个年级”,“英语老师是语文老师客串的”,“你连火车票都不会自己买,人家已经跟父母坐上了出国的航班”。


否定的是他对这种差异表露出来的不甘心。

上一篇特别认真地回答
下一篇:没有了